千赢手机-

原标题:AAA债券违约引发强监管 上半年主体评级上调锐减九

千赢手机-

原标题:AAA债券违约引发强监管 上半年主体评级上调锐减九

原标题:AAA债券违约引发强监管 上半年主体评级上调锐减九成

[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上半年仅有37只债券评级被调高,其中包括了18只企业债、12只中期票据、4只公司债、2只可转债和1只资产支持证券。作为对比,2020年上半年共有49家主体被下调评级,158家主体评级上调。也就是说,2021年债券评级上调主体同比减少90.5%。 ]

评级机构今年上半年对于债券评级的态度急转直下,上半年下调评级数量首次超过上调评级。

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显示,2021年上半年仅有37只债券评级被调高,其中包括了18只企业债、12只中期票据、4只公司债、2只可转债和1只资产支持证券。

这37只上调评级的债券共涉及15家发行人。作为对比,2020年上半年共有49家主体被下调评级,158家主体评级上调。也就是说,2021年债券评级上调主体同比减少90.5%。

而今年上半年则有274只债券评级被调低。其中,公司债142只,占比超50%;企业债51只,中期票据47只,可转换债券23只,资产支持证券7只以及金融债4只。

究竟发生了什么,今年债券评级市场会有如此表现?

永煤事件的蝴蝶效应

在业内人士看来,“永煤债”的违约无疑是评级机构加强债券评级管控的因素之一。

2020年11月10日,AAA级国企永城煤电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永煤控股”)毫无预兆发出公告,称自己的10亿债券已构成实质性违约。11月23日,永煤控股提议对违约债券先行兑付一半本金,剩余本金展期270天。

屋漏偏逢连夜雨,2020年11月23日,永煤又有两只债券违约,涉及本息金额总计20.57亿。

随后,与永煤控股债券业务相关的金融机构海通证券、中原银行、兴业银行、光大银行、中诚信评级机构、希格玛会计师事务所被监管调查。而永煤违约后第二天,中诚信火速将永煤控股的评级由AAA下调至BB,并列入降级观察名单。

第一财经记者询问中诚信征信对于今年上半年评级机构大范围调低债券评级的看法时,中诚信征信相关人士表示“不便回答”。

永煤事件是多米诺骨牌中倒下的第一块牌,引发了之后的一系列反应。

3月24日晚间,证监会对海通证券、海通资管及相关责任人员下发行政监管措施事先告知书(下称“告知书”)。

告知书称,经过对海通证券、海通资管在开展投资顾问、私募资产管理业务过程中未审慎经营、未有效控制和防范风险、合规风控管理缺失等违规行为的调查,证监会拟对海通证券采取责令暂停为机构投资者提供债券投资顾问业务12个月、增加内部合规检查次数并提交合规检查报告的监管措施。

3月26日,国务院国资委下发《关于加强地方国有企业债务风险管控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该文件从完善监测预警机制、分类管控资产负债率、开展债券全生命周期管理、依法处置违约风险、规范债务资金用途等八个方面,指导地方国资委落实主体责任,有效防范化解企业重大债务风险,坚决守住不引发区域性、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指导意见》明确,各地方国资委要加快建立健全地方国企债务风险监测预警机制,精准识别高风险企业,重点防控债券违约。

3月28日,央行网站消息显示,央行、发改委、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发布《关于促进债券市场信用评级行业高质量健康发展的通知(征求意见稿)》(下称《通知》),公开征求意见。

针对国内信用评级的一系列问题,《通知》第一条就提出了,加强评级方法体系建设,提升评级质量和区分度。

“《通知》的发布,将倒逼评级机构有所作为,躺着赚钱的日子要结束了。”一位券商投行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国金证券研究报告指出,《通知》中首先提到“信用评级机构应当构建以违约率为核心的评级质量验证机制,制定实施方案,逐步将高评级主体比例降低至合理范围内,形成具有明确区分度的评级标准体系。”

过去两年我国信用债市场违约事件频发,违约主体评级不断提高,其中也不乏AAA级主体。

中国社科院的研究报告显示,2018至2020年,发行时主体评级为AAA级的债券违约金额由131.2亿元增加至664.9亿元,2020年的债券违约金额中有82%发生在AA+及以上的高等级发债主体中。

将违约率作为评级质量验证的核心,可以倒逼评级机构必须及时准确地提供评级结果,推动评级机构更加关注受评主体隐藏的违约风险,提升信用评级整体质量。

与经济结构转型有关?

债券评级出现的下调现象仅仅受永煤事件影响吗?

福升投资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除“永煤事件”和《通知》发布等政策因素外,债券评级下调可能还受以下因素影响:

首先从融资环境看,去年下半年到上半年部分行业融资端明显收紧。

以发行规模较大的两大板块地产和城投为例。地产方面,“三条红线”、“两集中”、金融机构端放款限制比例等政策;城投方面,按债务情况分档管理,且限制融资用途等政策,均会加速尾部信用风险的暴露。

此外,评级下调或和经济发展结构、经济换挡有关,今年行业间分化较大,评级下调的行业集中于建筑等传统行业。

目前我国经济增速放缓,经济处于转型阶段,行业间分化较大,碳中和相关板块景气度高,但传统行业企业经营状况有所趋弱,基本面变弱。

建筑与工程、房地产、消费等行业债券,被评级机构下调评级最多。

而评级调低的274只债券中,华夏幸福、海航集团、四川蓝光发展、海航控股、泛海控股和宁夏晟晏实业等发行人有超过10只债券主体评级调低。

而贵州遵义汇川农商行的评级吃了个“回马枪”,今年2月份被从A上调至A+,但又于6月份被中诚信下调回A。

评级调高的37只债券中多为企业债,其余被评级机构上调评级债券所对应的母公司,2021年上半年经营表现也较好。

如市场上首只“千元可转债”英科转债,在今年1月25日转债价格甚至达到了3618.19元。其评级在今年上半年也从AA-级调整为AA级。

福升投资表示,从整体来看,信用债发行人评级下调和种类关系不大,主要还是看其基本经营状况,包括融资环境、行业景气度、竞争格局、财务表现、董监高信用等。

那么,今年下半年债券评级会持续走低吗?从历年结果来看,以每年7月13日为界线,下调发行人评级的情况,上半年和下半年相差不大。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About the author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